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鄉村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一劍掌乾坤 > 章節正文
卷一天地方圓之象第九十八章看畫
梁誠步伐靈活,那原本以行動迅速著稱的虎妖反而完全捕捉不住梁誠的身影,被繞得暈頭轉向。有時微一遲疑,反而被梁誠伸嘯月寶劍在身上拉出一道淺淺的血口,雖然虎妖筋骨強健,梁誠并不能給它造成太大的傷害,但是小傷漸漸累積,虎妖已是渾身浴血,怒發如狂,偏偏速度比梁誠慢,連梁誠的衣角也半點摸不到。

    這時“嗤嗤嗤”幾聲,又是幾枚飛針朝梁誠襲來,梁誠早有準備,嘯月寶劍一揮,只聽“叮叮”數聲,那幾枚飛針已被削成兩截。接著梁誠一道劍氣朝著一個不起眼的小土包揮去,口中喝到:“你給我出來吧!”

    “轟”地一聲塵土飛揚,那小土包已經被梁誠一劍削倒,一個黑衣大漢從土包側面縱身跳開。

    “原來是你!”梁誠喝道。

    只見此人修為在旋照后期,身材又高又胖,一顆大腦袋光禿禿的精光發亮,皺著眉頭,眼神陰沉,正是那虎嘯嶺的郭毅。

    既被識破,郭毅一言不發,抽出武器,擺出個防御姿勢,這武器是一把看上去十分厚重的彎刀,刀背厚實,刀刃看上去只是略略開鋒,刀格處是個龍吐水的造型,刀后鼻是一個猙獰的鬼頭,鬼口中銜著一個黑色的粗環,整把刀只覺沉重不覺鋒利。

    梁誠也知道自己與虎嘯嶺早結成深仇,再說什么都顯得多余,現在自己呈以一敵二之勢,對手的境界修為還都比自己高,加之自己先前被暗算還受了點傷,雖然已經拔針解毒,傷口已經問題不大,但終究整個左臂還是有些不靈活,對實力發揮很有影響。

    梁誠暗暗想找機會想要施展那一柄拍賣會所得的分水寒光矛,這矛可以發揮出兩次相當于融合期修士的全力攻擊,只要把握好了,必能重創對手,但是機會只有兩次,用過之后要是不能奏效,那么在戰斗中是沒有機會重新安裝靈石的。

    這時只見那虎妖依舊兇猛如故,不管不顧瘋狂攻向梁誠,召喚來的一團團旋風還是一個接一個朝梁誠卷來,顯然因為受傷已經有些狂暴了,梁誠心中暗喜,只要對手肯貼身近戰,那么自己很容易找到使用分水寒光矛的機會。

    只是那一看武器就知道善于貼身近戰的郭毅卻總是離戰團若即若離的,只是發出各種遠程攻擊遠遠襲擾梁誠,出乎意料的是郭毅身法竟然十分輕靈,和他那龐大魁梧的身形完全不搭調。

    只要梁誠靠過去,郭毅就飄身拉開距離,同時郭毅口中還發出各種嘯聲,非常類似虎嘯,似在安撫那頭狂暴的虎妖,但是不知何故,那虎妖好像并不買賬,情緒依然狂暴,尤其是在梁誠不時欺身挪移到虎妖身前,冷不防割它一劍時,那虎妖更是怒發如狂。

    看郭毅這個戰法,梁誠略一思索也就明白了,自己當時競價買這柄分水寒光矛的時候,虎嘯嶺的結丹修士郭華也在場,自然知道自己有這個底牌,說不定這次暗算自己還是郭華指使的,豈有不把所了解的所有情況告訴郭毅的道理,再一想也明白了郭毅為何遲遲不肯出手,卻一直埋伏在旁的原因,一定是忌憚自己這張底牌,想著讓虎妖誘出自己底牌再出手。

    梁誠心底冷笑,因為自己真正的保命底牌并不是這分水寒光矛,這柄矛頂多算是個殺招,要是真的把符寶底牌拿出來,莫說是眼前的一人一妖,就是結丹期的郭華親自到場那也是毫無抵抗力的。不過符寶確實是壓箱底的絕招,用一次少一次,梁誠不到萬不得已,還是不肯使用的。

    梁誠看看目前局面,那頭妖虎已經徹底狂暴,因為境界壓制的緣故,嘯月寶劍雖然把這虎妖割得渾身飆血,可惜根本無法重創,郭毅又在一旁不遠不近進行襲擾,要是現在自己使用就使用分水寒光矛的話,雖然有一定的可能重創虎妖,但是接下來郭毅的狠狠一擊就難以應付了,何況郭毅在側,到時一定會對自己施展那寒光矛加以阻撓的,所以完全傷不到敵人的可能性不小。

    難道真的沒有辦法,要使用符寶了嗎?梁誠心中很是無奈,忽然很懷念當年施孟伴隨自己的時候,什么事情都可以商量一下,那樣多好啊,咦,對了,施孟……

    忽然梁誠心中靈機一動,想起一件遺忘了很久的事情,于是打定一個主意,隨即梁誠借著虎妖催動而來的風團,滴溜溜一轉,伸手快速取出一顆行氣丹送進嘴里后,忽然快速朝郭毅跨出一步,這一步由于強力催動了縮地挪移法,讓郭毅感覺十分詭異,只覺得腳下大地忽然一個模糊,隨著梁誠的步伐打了個對折一樣,立即將明明之前還在遠端的梁誠送到自己跟前。

    那追著梁誠的虎妖見狀沒有半分猶豫,身體一個轉折也隨著梁誠追去,但是畢竟沒有梁誠這種詭異的法術的速度快,還是被拉開了一段距離。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使郭毅一個激靈,然而畢竟旋照后期的修為不是白給的,郭毅立即飄身朝后,這時郭毅聽到梁誠大喝一聲:“看矛!”

    頓時郭毅頭皮發炸,心底暗叫:“這一招終于來了!”惶急之間將手上早已準備好的一張小型瞬移符立即催動,忽地一下朝側面瞬移出去半里地。

    就在郭毅激發瞬移符傳送出去的那一瞬間,瞟眼看見梁誠嘴角帶著的一絲冷笑,立即反應過來,剛暗叫一聲:“上當!”人已瞬移出去了。

    梁誠強力催動這縮地挪移大法,身上也是頓感一陣發虛,丹田中的靈液頓時消耗了一多半,好在梁誠及時服下了一枚行氣丹,丹田內的靈氣小有補充,但是畢竟消耗的靈力太多,短時間補充不及,縮地挪移大法已經無法催動,梁誠的速度立即慢了下來。

    可是梁誠毫無停頓,立即祭出分水寒光矛直刺那隨后追來的虎妖,只覺得丹田靈息又被此矛吸走一半,這時分水寒光矛那黑黝黝的鏟形矛頭散發著一股凌厲之氣,整個短矛如一道黑光朝著虎妖的肚腹一穿而過,“噗”地一聲,頓時血光崩現,相當于融合期修士全力一擊的威力果然非同小可,那虎妖肚腹上被刺出一條大口子。

    虎妖猝不及防遭此重創,頓時慘叫一聲,翻滾著倒向一邊,掙扎幾下,腸子都冒出一大截,頓時氣息衰弱,眼看已經奄奄一息失去了戰斗力。

    梁誠收回寒光矛后正想上去補一劍,徹底了結這個畜生,忽覺腦后生風,一柄大刀直砍過來,忙閃身避開一看,原來是郭毅已經奔回來了,趁著梁誠虛弱,舞大刀追著梁誠猛砍。

    梁誠一陣虛弱,步伐有些踉蹌,于是虛晃一下手中寒光矛,那郭毅托地跳出圈外,猶如驚弓之鳥。看看梁誠并未催動寒光矛后,郭毅快步來到了虎妖身旁,遠遠望著腳步虛浮的梁誠,一邊取出一個黑乎乎的靈獸袋,將重傷的虎妖裝了進去。

    郭毅滿臉怨毒地盯著因消耗過度而臉色蒼白的梁誠,罵道:“跑啊,還跑得動嗎!你這個天殺的小王八蛋!竟敢傷了我五叔的靈寵,老子要你拿命來賠!”

    卻見梁誠微微一笑,從儲物鐲中取出一個卷軸,迎風一晃那卷軸飄了起來,展開來懸浮在半空中,郭毅一驚,正待后退,卻見這卷軸雖是一個法寶,但毫無攻擊力,顯然是一個輔助型法寶,再說以梁誠這種不到結丹期的實力,是無法催動法寶的。當然,那個可以鑲嵌靈石的準法寶分水寒光矛是個例外。

    “這是在搞什么幺蛾子?”郭毅心中疑惑,但還是沒有放松,遠遠仔細打量這幅畫,同時手中又取出一枚瞬移符,做好準備,打算一旦勢頭不妙,立即逃出去再說。

    郭毅細細看著這幅畫好一會,只見畫中一排竹林,明月高懸,一個中年道士竹杖芒鞋,立于月下,衣帶飄飄宛如神仙,使人立即感到一股飄然出塵之氣。

    “咦,這幅畫不凡那。這……這幅畫竟然包含空間之意,原來是一個內含空間的法寶啊!”郭毅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滿眼都是貪婪之色。

    這時見梁誠忽然跪在地上,朝自己連連磕頭求饒:“小人知罪了,冒犯了郭大爺的虎威,實在罪該萬死,小人如今將這幅空間法寶獻上,求大爺饒了小的一命,今后再也不敢招惹虎嘯嶺了。”說罷神色惶急,只顧“咚咚”磕頭,眼看腦門都要磕出血來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推薦的小說: 鄉村欲愛   鄉村女教師   師娘的誘惑   鄉村活寡   鄉村獵艷記   一劍掌乾坤小說   一劍掌乾坤全文閱讀  
全民捕鱼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