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鄉村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極品鄉村生活 > 章節正文
199.更加深入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同樣在/進/入/的那一刻,這個女人也/發/出/一聲難/以/抑/制/的n,她在那猛//烈/的沖/擊/之下,不停地/扭/動/著自己的tun部,zui/巴還不停地/著:“快點,我/要,嗯,我/要……”

    這樣的回應讓鐘書記的興/致/更//烈,他往前一步,開始//的沖//擊,幾下子就/頂中這個女人的/。
而鐘書記顯然也達到了更高的一種境界,他看著這個女人不斷被他/撞/擊/而變/形/的/碩/大暢/快/的感覺如波/浪/般不斷的/襲/來,令他那參天大樹///不已,那種//的感覺更是一陣一陣的,好幾次讓他差點住。

    這個女人同樣也是,她/扭/動/著自己xing感的tun部,去回/應/著/鐘書記的/沖/擊,好幾次達到dian峰后,又被鐘書記死/死/盯住,令她渾身/,體內有一種特別的能量要釋放,但是最終還是用自己僅/剩的理智/控。

    看到這個女人似乎已經達到了不能自我的樣子,鐘書記依舊記得自己當初是怎樣令這個女人激///的。他用力地盯住這個女人的/然/用/力/幾下,一把攔/腰/抱/起這個/女/人,把她放到那張老板椅上面,讓自己更加便捷///入。

    在鐘書記這種居高臨下的沖擊之下,這個女人在老板椅上,終于忍不住,渾身抖著,她回過頭迷/離/地望著鐘書記說道:“我/受/不住啦,嗯,我/受/不住啊,哦,你好厲害啊,我快要/尿/了……”

    而鐘書記受到這種鼓舞之后,更加用/力地/回/應/著,在來回的/沖/擊/之下,這個女人終于/受/不住/了,渾身抖/著,全/身/發/軟//的水/分/也爆/,她xie了,還要那么徹/底,一/灘/水直接/落/在老板椅/上/面。

    “要死的,我/尿/了,哦……”這個女人完全無力地i那里,顯然動不得,只有一陣陣的/顫/抖,而鐘書記顯然也達到了自己的高/峰,禁/不住也低/聲/叫/了出來,在最后的幾次/沖/刺/之下,終于決/堤/了。

    兩人長久的/纏/綿/過后,終于/喘/息/著結束了,鐘書記把這個女人/抱/回辦工桌上面,和她一起/倒/在上面,而這個女人便拿過紙巾,仔細的把他/身/上的汗水和其他/水/水/擦/干凈。

    這個女人抹去鐘書記臉上的汗水,低聲說道:“你先休息一會吧,待會和我回家吧。你來這里要呆幾天的?”

    而鐘書記只是回頭看一下這個女人,便笑了笑,躺在辦公桌上,看著她雪白赤luo的tong體,心里感覺極大的/和/暢/快。

    后來,在一陣陣的/浪去后,鐘書記便緊緊的/擁/抱/著這個女人說:“我好幸福,因為有你,真的幸福。”

    而這個女人也憐惜的撫/摩/著鐘書記的頭/發,心里充滿了矛/喜歡這個男人,喜歡他的聰慧,喜歡他的睿智,喜歡他的激情,但這個女人也深深的知道,自己的喜歡是多么的飄渺和虛幻,終究會有一天,這種情感會飄散。

    兩人收拾整齊,這個女人就告訴鐘書記說道:“老鐘,看來那些撥款投資的項目他們是準備給夏老板,你看我用不用在下次會上頂住,不讓夏老板拿到這個項目。”

    鐘書記猶豫了一會,夏老板肯定用他的大手筆,已經把其他人的工作都做好了,讓這個女人一個人頂,只怕很難啊。

    鐘書記就說:“我感覺這個項目里肯定是有些貓膩的,但你硬頂也不好,會傷害很多人的利益,這樣你看可不可以,你在會上提出你的反對意見就可以了,最后誰定的,就讓他定,萬一將來有什么問題,也賴不到你頭上。”

    這不是鐘書記的危言聳聽,因為在政府工作中,很多事情時間一長,最后出了問題都是一個亂扯,只有在會上做出明確的表態,記錄在案,這才能到關鍵時候說清楚自己。

    或許沒有了城市的那種吵雜之音,鐘書記比以往都醒得晚,他簡單地洗漱一番就前往趙月兒那里。可是剛準備出門的時候,喬小小就打來了電話,務必讓他馬上回去,出現了些許情況。

    鐘書記自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掛上了喬小小的電話之后,就趕緊給自己的秘書打電話去,原來開發區政策調款的事情,有人說他有私心。他只好淡笑一下,繼續撥了個電話,這種事情還有人敢出頭,還真是不知好歹。

    不過鐘書記也知道喬小小是在擔心他,所以他還是依約去了到了酒店。一進包間,鐘書記就看到了喬小小,看到了喬小小的那一刻,他便呆住了,這只小妖精今天太漂亮,一身/黑/色的/緊/身/小西裝/包/裹/得/身/體/凹凸分明,長發如瀑布般傾瀉下來,一雙勾魂的眼睛含笑的望著鐘書記,更是平添了一種不一樣的風韻。

    鐘書記知道自己來晚了,就上前握住喬小小/柔/弱/平/滑/的玉/手/說道:“對不起呀,小妖精,我來晚了,還請美人恕罪呀。”

    鄙夷地翻一下白眼,早就習慣的喬小小就笑笑說:“恕什么罪?我也剛來一會。再說了,你的這點行為,我早就習慣了。”

    想了想,也是這個情況,鐘書記便連忙說:“那就好,只要我的小妖精不生氣,那這個天下就太平了。”

    緊接著兩個人就說笑幾句后,鐘書記松開了喬小小的雙手,分別坐下。才坐下,喬小小就關切的問道:“我聽到紀檢委那邊的消息說你有點麻煩,怎么樣,不要緊吧?”

    聞言的鐘書記只是淡然一笑說:“還好,這些事情上面應該理解我的,開發區的事情是需要個龍頭大哥,而且,清者自清,這個紀檢部應給理解我的,再說了,這件事應該是和我沒什么關系了。”

    看著鐘書記這樣淡定,喬小小就有些詫異了,怎么會沒事?還來個紀檢部理解他?這件事情擺明了就是有人要收拾他而設置的一個布局,這些人怎么可能收手呢?本來她還想勸鐘書記不要為了趙月兒這么一個女人而毀了大事,毀了自己。

    越想越不明白,也不甘心,喬小小便問道:“是什么原因讓他們理解你,可以讓我明白一點嗎?”喬小小特意加重了理解二字的音量。

    鐘書記看一眼喬小小,便靠在沙發上,也是滿面的疑惑,莫名其妙的搖搖頭說:“這還真的把我難住了,我也一直沒想通紀檢部的領導突然間為什么這樣理解我。”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鐘書記不是不相信喬小小,只是這次事情的原委,他不能告訴喬小小,就算是自己僥幸的獲得了一次勝利,但以后的路還長,不能為此時的小小獲利而得意洋洋。因為后面的路還更加長,而趙月兒只是他突然間想到的政策罷了,或許還真沒有一個女人可以令他收心養/性/了。

    以前在來到機關工作的這段時間里,鐘書記就細心的了解,熟悉和研究了整個機關,以及政府重要人物的性格,以及上面領導最值得關注的一些環節和某些隱微的人為影響。在鐘書記對這一龐大的權力場所的研究后,他便做到了無師自通,進而能登堂入室。

    其實很多在官場上混的人,也深刻的理解了在權力場中,藏器待時遠比高調索取更有機會,更加穩妥。任何人都不能驕傲,更不能張狂,因為在這個地方,明爭暗涌是永遠不會停息,今天的兄弟,或者就是明天的利劍。

    聽到鐘書記的這種解釋,喬小小依舊是不明白地搖了下頭,不過她也不想再問下去,因為她其實并不完全是一個熱愛和喜歡思考的女人,因為美貌幫助她解決了許多別人需要思考的問題。

    喬小小想到這里,便站起來,拿一支酒,倒了兩杯,遞給鐘書記之后,自己就端起來說:“只要沒事就好,管他是什么原因,不過我還是那句話,有些女人不值得,你自己想清楚。來,我們今天好好喝酒吧,本來是給你擺的安慰酒,現在就算是慶祝酒。”

    鐘書記不可置否地笑了笑,見她不在追問,也爽快的說:“好,你的話我懂,我也知道該怎么做,感謝的話我也就不說了,今天陪你好好的喝上幾杯”。

    聞言的喬小小臉色變了變,冷冷的“哼”了一聲說:“幾杯?你覺得我這么一番心意才值得幾杯?哼,你就想的美,不喝到扶墻走,誰都不能離開。”

    鐘書記聞言便爽朗地笑了起來說:“你呀,小妖精一枚,想不到現在還真是個酒鬼了。”

    不過也就是鐘書記有這種福氣了,換個別人只怕想和喬小小一起喝醉都沒機會。

    :求月票,求紅包!!!!
全民捕鱼下载 甘肃福彩快三走势技巧 山东福彩群英会走势图 广西快乐双彩24选7走势图 浙江11选5开奖结果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分析 黑龙江体彩6 1中奖规则 2018最安全的理财app 青海快3电脑版下载app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 必赢客吉林快3软件 白小姐精选四不像大全 股票趋势图 欢乐生肖资料 发财一码期期免费公开 股票开户在线 河北11选5走势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