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鄉村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大宋的智慧 > 章節正文
第十章大恐懼
蘇軾看到云崢的時候眼淚鼻涕一起都流了出來,指著自己要背上粘連的幾只箭大吼道:“你看看,你看看,就差一點。”

    “哼!這是給你們一個教訓,顧頭不顧尾,真以為自己聰慧的天下無敵?身在戰場,敵強我弱之下你竟然敢在一個被敵人已知的地方待三個時辰,沒死就算命大!”

    云崢沒在黑暗里,冷眼瞧著正在進行的戰爭,無所謂的對蘇軾說。

    “我爹要你照顧我的,您是不是說話不算話,還把我往死地里送。”蘇軾發現自己面對先生的時候很難站在一個男子漢的立場上說話。

    “你死了沒有?”

    “沒有!不過,快了。”

    云崢嘆口氣指著躺在擔架上還不斷吐血的龍陽生道:“他才是快死了!”

    看到龍陽生的慘狀,蘇軾滿肚子的話都被堵在肚子里什么都說不出來。

    騙子嗚嗚的哭泣著,誰都知道,龍陽生雖然有無數的情人,但是和他關系最好的卻是騙子,兩人從青塘時期就相依為命。

    云崢看著哭的傷心欲絕的騙子又嘆了一口氣道:“看在他哭的那么傷心的份上,我收回剛才說的那句話,蘇軾,你確實比他凄慘一些,你小師母來雁門關了,回去讓她給你做;一;本;讀,小說 點好吃的就當補償了。”

    蘇軾聽說葛秋煙來雁門關了,自然非常的高興,可是看到奄奄一息的龍陽生怎么都快活不起來。

    “高興點,這家伙沒有大礙。有大礙的是那些已經戰死的少年軍。”

    “可是他也快死了!他吐了好多血。您看騙子哭的多慘。”

    云崢停下將要前行的腳步,回頭看著蘇軾道:“騙子哭的很凄慘!想想這句話,你覺得可信度有多高?一個人身上的血是有數的,哪里經得起幾十兩,幾十兩的吐,讓他們滾起來,早點去琢磨郭如山有什么用處,少在我面前演戲。”

    蘇軾撓撓頭發,瞅瞅走去那邊看傷兵的云崢,再仔細的看看騙子。發現騙子哭泣的真是傷心。眼淚鼻涕不斷地往下流,似乎就在等龍陽生咽氣了。

    小偷嘻嘻哈哈的對騙子說:“大帥已經走了,你哭給誰看?”

    騙子哦了一聲就站了起來,蘇軾驚訝地發現這家伙不過抹了一把臉。剛才悲傷欲絕的痕跡就全部不見了。重新恢復了以往的木訥模樣。龍陽生也不吐血了,哎呀哎呀的爬起來,從懷里掏出兩個鼓鼓漲漲的棉花包子。小心的撣去了上面的灰塵,又重新揣懷里去了,

    “大帥真是絕情,奴家吐血都招不來他半點的憐惜,還真的是一位冷血將帥,幸好奴家胸口有貨,要不然早就被郭如山一肘子給搗死了。”

    終于明白過來的蘇軾小聲道:“這樣的話你最好不要再說,我小師母來雁門關了,知道我小師母以前是干什么的嗎?她當年可是彌勒教的兩大圣女之一,吃起飛醋來,你的腦袋估計保不住。”

    龍陽生笑嘻嘻的道:“好啊,咱們軍中終于又多了一個女人,公子,你小師母有我美嗎?”

    蘇軾一屁股坐在一塊石頭上笑道:“我小師母在東京夫人群里有艷冠群芳的美稱,你這點姿色就算了,小師母的脾氣不好,你最好不要去招惹。”

    龍陽生自嘲的一笑道:“如果我的身子真的是婦人的身子,我自然有膽量和任何女人比美,只是造化弄人,給了我一副女人的心肝卻沒有給我女人的身體,男不男女不女的如何與人爭鋒!”

    見龍陽生自憐,蘇軾也沒了說話的興致,推開了打算幫自己拔箭的小偷,他決定這些箭不拔了,就這樣回去看小師母……

    廝殺還在進行著,只不過范圍在不斷地縮小,影影綽綽的人群昏暗的環境里廝殺,荒原如同鬼蜮,宋軍高大的櫓盾構成的堅壁陣緩緩地向內擠壓,當四面合圍成型之后,無數璀璨的煙火就被丟進了堅壁陣圍困成的空地里,宋軍的鐵甲步卒,緩步上前,手里一丈多長的精鋼打造的尖刺不斷地驅趕著那些無法沖鋒的騎兵想內擠壓,當剩余的兩千余人被擠壓在一個小小的石頭山谷的時候,山谷兩邊的山崖上就開始有宋軍往下噴灑火油……

    遼人驚恐地大叫,一個強悍的遼人攀著石壁打算翻閱這段不高的山崖,余者紛紛效仿,就在他們爬上山崖的那一刻,卻被強弩給射了下來,尸體如同雨點般的跌落山崖,讓士氣低落的遼人更加的沮喪。山谷口的遼人放棄了戰馬,在一位郭家的家將率領下,開始向山谷外面突擊。

    那些被放棄的戰馬被他們排成一排,然后在馬屁股上狠狠地刺一刀,那些戰馬就發狂一般的向宋軍沖了過去。

    發狂的戰馬蹄聲如雷,宋軍的櫓盾陣卻裂開了一個大口子,那些戰馬沿著那個口子倉皇的鉆了出去,一股腦的沒入了夜色。

    一些有眼色的遼人趁著面前的軍陣有了破綻,有馬的騎馬,沒馬的狂奔都想從這里逃出生天……

    云崢見戰事已經到了這一步,也就不再看戰況如何,一支已經崩潰的軍隊,一支已經沒有任何組織的軍隊,是沒有辦法從大宋軍陣中逃生的。

    他有些失望,瞅著正西方的夜空意興懶散的揮揮手,山谷里就騰起大股的火焰,整個山谷亮如白晝,火焰中依舊有遼人在里面慘嚎,不大的功夫就摔倒在火焰中悄無聲息了。

    荒原上彌漫著皮肉烤焦的臭味。殘存的遼人依舊在軍陣的包圍中酣戰,他們似乎忘記了自己還有投降這一條路可以走。

    云崢的目光始終盯著西面,等了良久,也不見西邊有什么動靜,嘆息一口氣對吳杰道:“結束戰局,回軍雁門關吧,蕭火兒也好,郭恒川也罷,都不肯派兵來援救這些遼人,我們的布局說到底還是不完整,蕭火兒打定了主意當縮頭烏龜,我們確實沒有其它的好辦法。”

    吳杰匆匆的去傳令了,這里的戰事必須盡快結束,大軍兵出雁門關,如今雁門關幾乎是一座空城,大軍不能在外久留。

    李常和李東楚站在雁門關城樓焦急的朝關外瞭望,如今,諾大的一個雁門關只剩下李東楚的白馬軍一部五千人,這讓他們如何不擔心荒原上的戰事。

    “來了,大帥他們回來了。”李東楚率先看到了一支軍伍出現在蜿蜒的山路上,看旗幟,該是少年軍的兵馬,既然他們的隊列整齊,就說明荒原上并沒有發生大的戰事。

    李常長長的吐了一口氣道:“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啊,沒吃虧就是占便宜,咱們只要穩穩地守住雁門關一線就是潑天的功勞,用不著聽龐籍他們的話,說什么早日擊潰蕭火兒所部嗎,挺進遼國西京,他們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啊,讓他們用五萬兵馬應付遼國,西夏兩個國家試試。

    蕭火兒的兵馬就有三十五萬之多,西夏的左廂神勇軍司如今也在向東移動且意圖不明,富弼在隴右能做的事情也不多,他手里的兵馬更少,不但要彈壓遠寨六部,還要應付來自雪域高原的吐蕃人,抽不出多少人馬啊。

    國事稠溏,我們就要多擔待些,這些天大帥過的很苦,大帥的營帳里的蠟燭往往會亮一個晚上,老夫都為大帥心疼。”

    李東楚笑道:“現在雖然比以前疲憊十倍不止,可是末將心中暖洋洋的,這才是我大宋的邊關,不管是守,還是攻,都有章法可循,朝廷給了我們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那是他們不曉事,我們只要努力過了,總會問心無愧的。”

    李常苦笑道:“問心無愧是不夠的,至少在官場上,問心無愧遠遠是不夠的,前日接到朝廷的第三面金牌,老夫就恨不得立刻趕回東京面圣,當場質問一下龐籍,要把我京西十五路大軍逼迫到何地才甘心?五萬人不但要守衛一千多里的邊寨,還要負責抵擋遼國三十五萬大軍的進攻,我們能夠保持目前這種膠著的狀態已經非常不容易了,不能再給我們壓擔子了,這會把人的腰壓斷的。”

    李東楚指指意氣風發的少年軍道:“末將的看法和監軍您不同,而且是大大的不同!”

    李常挑挑眉毛道:“哦?說來聽聽!”

    “自古成非常事者,無不是大智大勇之輩,末將以為大帥就是這一類人,于絕望中看到希望,于絕境中殺出一條血路,于不可能中見到成功的希望,末將認為,大帥就是這樣一種人。

    世人都認為蕭火兒擁兵三十五萬才是強者,如果要問我誰才會是最后的勝利者,我會毫不猶豫的告訴所有人,大帥將是最后的勝利者!

    因為他是唯一一個兵處弱勢,依舊選擇攻勢的統帥,而蕭火兒也是唯一一個兵處優勢卻處處選擇守勢的統帥,這說明,他從心底里就對大帥有一種深深地恐懼感。

    將無膽略,兵無魂魄,這些遼軍,在大帥的眼中恐怕真的不過是土雞瓦狗耳!”未完待續……

    :第二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推薦的小說: 鄉村欲愛   鄉村女教師   師娘的誘惑   鄉村活寡   鄉村獵艷記   大宋的智慧小說   大宋的智慧全文閱讀  
全民捕鱼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