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鄉村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大宋的智慧 > 章節正文
第三十七章孔遠達的痛苦!
;

    孔遠達慢慢地品著茶水,對面的淳于家主大口的灌著美酒,桌案上的棋盤上硝煙一片。

    下棋向來喜歡大開大合的淳于家主終于在丟失了最后一個可以過河的卒子之后,一巴掌拍翻棋盤怒道:“昨夜折騰了一宿還是不成,來來來,我們重整旗鼓再來過。”

    孔遠達按住淳于家主毛茸茸的大手道:“且慢,往日你也輸棋,輸了之后不過是往嘴里狂灌一壺酒,今日為何如此暴躁?”

    淳于家主愣了片刻,嘆口氣道:“老孔,我可能要走了!”

    “走?你去哪里?這里諾大的家業不要了?”

    淳于有些灰心的道:“不走不成了,宋軍在銅頭關已經攻破了關山門戶,平王殿下的八門金鎖陣撐不了多長時間了,一旦奉圣州被攻破,下一關就是我涿鹿縣了,老夫不以為有誰可以低檔的住宋國的名將云崢的進攻。”

    孔遠達沉默了片刻之后道:“老淳于,我是宋人,對云崢的能力比你知道的更加清楚,他在宋國的光芒甚至超越了狄青,如果平王殿下都不能將他擋在銅頭關外,我也不認為有誰能夠在涿鹿縣這種地方能擋得住他。”

    淳于老頭喝了大口酒道:“如果那支宋軍是狄青挺帥的話,老夫最多當宋國的順民就是了,就算舍棄一些家財至少還能當一個富家翁,你我依舊還有喝酒下棋的機會。

    只可惜來的是那個殺人魔王,他只要進了燕州地界,赤地千里是一定的,老夫在涿鹿縣大小是個頭目,我可不愿意像郭恒川一樣被他制作成蠟人擺在自家的演武廳里。”

    孔遠達搖頭道:“郭恒川的蠟像沒有擺在云家的演武廳里,而是擺在大宋皇城的武成殿里,我當年中了進士之后還被坐師帶勻チ宋涑傻罟勰!?br>“老郭可還安好?”

    孔遠達苦笑道:“沒看見他的蠟像上沾染了塵埃,也不見蠟像上爬了蟲子,那些宦官把蠟像照顧的很好。”

    淳于痛苦的閉上眼睛道:“當年老夫和郭恒川也算是摯交,我們一起從漠北建功立業回來。他選擇了官職,老夫選擇了賞賜,多年以后他成了鎮守使,而老夫也成了富甲一方的大豪。

    六年前他兵敗雁門關。身死族滅,自己也被云崢制作成了蠟人,從那一天開始,老夫心中就惴惴不安。

    沒有比老夫更清楚郭恒川的可怕了,但是這樣的人也死在云崢手里。我就知道宋國的北伐之心不會死掉的,果然,六年之后他們來了。”

    孔遠達側耳聽聽前院傳來的嗩吶聲音提醒淳于老頭道:“前面的人都已經準備好了,你不打算過去嗎?”

    淳于搖搖頭道:“不去也罷,老夫的心已經亂了,思想向后認為只有前往中京道然后遠遁去上京道才有一條活路。”

    “沒藏訛龐在中京道,析津府的老友告訴我的,他正在大肆的擄掠人口給他當西征的敢死隊。”

    淳于面不改色的道:“南京道是留不成了,正南邊陛下正在和狄青惡戰,云崢在正西面和平王作戰。正北面還有沒藏訛龐,而東面匪患連連,大遼如今沒有一塊可以讓人安生的土地了。”

    孔遠達思慮了一下道:“為何不隨著遼皇的大軍一起退出南京道呢?我認為這樣才算是最安全的一個出路,至少不論是云崢還是狄青,亦或是沒藏訛龐沒有一個人打算殺死遼皇。”

    淳于怔怔的瞅著孔遠達半天張嘴道:“你為何不勸我投降云崢用涿鹿縣之地來保全全家的性命?”

    孔遠達低頭喝茶道:“我不想你在臨終的時候還怨恨我。”

    淳于哈哈大笑起來拍拍孔遠達的肩膀道:“十年的交情沒有白費,有你這句話,老夫的前路就明朗了,不管是隨著遼皇北逃,還是去找狄青投降,哪怕是買舟南下宋國都是一條出路。

    可笑那些人還做著幫助宋人奪取涿鹿縣以及燕州之后。繼續享受榮華富貴的美夢。”

    孔遠達苦笑道:“你是如何知道我是大宋派過來的人?”

    淳于笑的更加得意,拍著桌子道:“你見我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了,你這樣豐神俊秀的人怎么可能會來到涿鹿縣這種荒僻之地來教書育人。

    老夫仔細的考量之后發現,涿鹿縣唯一能讓你這種人苦守十年的只有涿鹿是一個兵家必爭之地一個原因。

    可笑啊。你們宋國從十年前就已經開始北征了,而我遼國直到狄青過了邊境之后才知道。

    老夫以為這一次如果不出什么天大的變故,宋國奪回燕云十六州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孔遠達奇怪的道:“你明知道我是宋國派來的,為何還要如此厚待于我?”

    淳于笑道:“老夫年幼之時家中貧窮,時常要跟隨家父下地干活,家父有一樁本事。只要看看草木的生長模樣就能知道秋日里會有多少收獲,對老夫來說,你就是老夫的那顆草木,通過觀察你的反應,老夫就會知道自己的去留之道。

    如今看起來家父的本事又讓他的子孫逃過一劫。”

    孔遠達大笑道:“我現在才發現,有沒有智慧和有沒有學問是兩股道上跑的車,完全不搭界。

    以前和云崢交談的時候他就說過“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果不我欺也,孔遠達受教了。”

    淳于笑道:“云崢這個殺人魔王在交趾殺人,在青塘殺人,在大理國殺人,每一次都殺的血流漂杵伏尸百萬,如今到了南京道他如何會不殺人?用慣了錘子的人,就會忘記針線的作用,只要是看到不喜歡,不接受的事物,他都會掄上幾錘子直到把不平坦的地方砸平。”

    “你覺得這樣的解決事情的方式合理嗎?”面對這個大字不識的睿智的家伙,孔遠達問出了自己心頭的疑惑。

    淳于嗤笑一聲道:“沒什么不合適的,大遼在東海就是這樣做的,在上京道面對野人的時候也是這樣的,云崢像我大遼的將軍,多過像宋國的將軍,算是你們宋人中的異類,倒是你啊,還是標準的宋人士子模樣,書里面說的那些君子之德你都有……

    對了,這座宅子送你如何?你將來可以在這里辦一個碩大的書院,如果我有一天落魄了,就來你這里謀一個門房的差事,你看如何?”

    孔遠達站起身四面看看這座雄偉的宅地笑道:“可以啊,我很想在這里辦一個涿鹿書院。

    為了報答你的慷慨,我可以通過孔家的門路送你全家去宋國,幫你在國內安身立命,反正你只想當一個富家翁,在大宋當,遠比在涿鹿縣當要舒服的太多了。”

    淳于低下頭喝了一杯酒,張開自己的雙手道:“這雙手上沒少沾染宋人的血,去了宋國雖然安穩,卻當得慚愧,大丈夫錯了就是錯了,卻沒有悔改的必要。

    當初我淳于仲選擇了效忠遼皇,那就不妨一條道走到黑,如今老了不能幫他上陣殺敵了,跟著他走到末路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好了,棋下完了,話也說完了,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去前院痛痛快快的喝上一場酒,就當你為老夫踐行,也當是老夫為你慶功,這世界,能做到各取所需也是一種莫大的福分。”

    話說完,淳于仲拖著孔遠達大笑著去了前院喝酒……

    傍晚的時候,孔遠達被兩個紫衣小僮背回了木樓,口中猶自大呼“飲勝!”

    眼睛稍微好一點的李常看著痛苦地孔遠達百思不得其解!未完待續。

    :第三章送到,雖然晚了一點,孑與可沒失信啊,不睡覺也要寫出來,票一定要給啊——————

    
全民捕鱼下载 江苏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黑龙江36选7计划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 30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pk10三码必中规律 吉林快3技巧算法 北京股票配资公司 福彩36选7走势图 一起配资网 泳坛夺金组选多少划算 11选5走势图江苏 河南福彩快3今天预测 一分彩 浙江6十1开奖18074期 在线配资选择明道配资9专业 河北体彩网七星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