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鄉村小說網 > 女生小說 > 上神種田之后 > 章節正文
正文卷0173默默陪伴
果然風息衍的擔憂的不是假的,天澤內知道他家那不爭氣的侄兒拜白束為師的人并不多,但也不少。

    陸老板離去后,不到半日,城主府的門檻都快要被踏爛了。

    只除了盧家,其他城內有頭有臉的人全來了。

    禮品大車大車往他這拉,企圖從他口中探聽到關于白家的消息。

    風息衍哪個無奈喲,他自己現在都是一頭霧水,還想逮住自家那個不成器的侄兒問問情況呢,他哪里知道那么多,真當他一個小小城主能知道天下所有秘辛嗎?

    “大人,吳家家主求見!”

    護衛來報,風息衍直接喝道:“不見,就說本大人病了!”

    “是。”護衛頓了一會兒,立馬退下。

    雖然修真人士會生病這個謊言十分低劣,但是現在也沒有比這更好的說辭了。

    外面一片腥風血雨,白家后院也沒好到哪里去。

    倒不是因為這些麻煩事兒,而是因為白靜。

    自從被白束領會家后,這丫頭便一直將自己關在房間里,誰也不許進去。

    如今算來已經是第五日,這個小吃貨已經五天沒吃一口東西,就連白束直接拽來城內做云酥糕做得最好的師傅,也無法將她引出來。

    這讓白家人意識到,小丫頭這次是動真格的了。

    一家三口外搭一個丫鬟一個奴隸和一個便宜徒弟,或坐或站或蹲,待在院子里,臉上全是愁容。

    “唉~”這已經不知道是白青山第多少次嘆氣,他看著那扇緊閉的房門,昔日總是布滿笑容的臉上全是愁云。

    店鋪大門都關了,一家人的心全都落在那間屋子里,誰也沒有心思在經營什么店鋪不店鋪。

    “怎么辦?要是一直出不來怎么辦?”劉氏問著問著就忍不住要落淚。

    這幾日她已經哭了不知道多少次,碧蓮從一開始的同情到現在,已經可以無比淡定的為她遞上方巾。

    “夫人,擦擦吧,您哭也是沒用的,二小姐自己走不出來,我們說再多都無用。”碧蓮安慰道。

    劉氏接過方巾擦干眼角的水漬,望向對面毫無情緒的白束,“妞啊,你說妞妞這到底是怎么了?有什么事兒讓她這么想不開?”

    劍宗里發生的事情白束并沒有詳細的告訴爹娘細節,怕她們承受不住,從而畏手畏腳影響到白靜的以后。

    所以不明真相的二人格外擔心。

    白束只能告訴她:“繼續等,她會想通的。”

    “是啊,咱們要相信小師叔,她一定可以自己走出來的。”風蕭瑟在一旁附和,頗有經驗的說:

    “我當初剛剛接觸師父教的這些新東西時不也閉關了月余才出關嗎?小師叔這才五天,還早著呢。”

    聽見這話,夫妻倆只能壓下推門而入的想法,繼續等待。

    又是兩日,無恒來了數次,禮物和道歉什么都做了,白家的門始終沒打開。

    不得已,為了宗門的未來,他只能去找與自己還有點交情的風家老祖宗,借他的面子準備從風息衍這里走走門路。

    不管怎么樣,也要得到白束一句準話才行。

    他如何做白束現在壓根沒心情管,妞妞不出門,但日子還得過,店鋪重新開門,白青山夫妻倆無精打采的招呼客人,試圖轉移點注意力。

    第九天,消失半月的碧池從百家村回來了。

    “主子,門外還有兩人。”剛一進門,碧池便提醒道。

    院子里只有白束和碧蓮兩人,元茍在前面幫忙,風蕭瑟又讓他叔叔叫去當擋箭牌了。

    聽見碧池的話,白束輕輕點了點頭,示意她把人帶進來。

    一共兩人,一個是多年未見的牛大爺,還有一個是兩眼無神,面色灰白,做農家小伙打扮的牛小牛。

    “牛爺爺!”白束有點驚訝,趕忙讓老人家坐下,“快進來,好久都沒見了,碧蓮你去叫我爹娘來。”

    后面這句話是對碧蓮說的,她點點頭正要去,牛大爺卻喊住了她。

    “不用不用,我就是來同你說幾句話的。”他看著白束,懇切道。

    白束擺手,碧蓮便返身去廚房燒茶,端來茶水,讓二人邊喝邊說。

    “牛大爺,你請說。”白束笑道。

    黑眸卻關注著牛大爺身后站著的牛小俊。

    記憶被抹除后,他就像是個沒有靈魂的軀殼,緊緊挨著唯一有血脈聯系的爺爺,誰也不記得了。

    白束看向碧池,碧池解釋道:“我按照主子的交代,已經清除鬼宗留在他身上的所有印記,經過與牛家人幾日的密切生活,現在他已經記得家里的人了。”

    白束頷首,“那就好。”

    “束兒丫頭。”牛大爺突然起身便要跪下來,“我們老牛家真是不知該說什么感謝你才好,這一跪,請你務必接受,不然我老牛睡都睡不好!”

    碧池上前扶起,笑道:“大爺你也不必如此,我們主子不喜歡這樣的,這也是巧合,正好遇上了而已,對虧了我們家二小姐,不然我們都沒認出來。”

    聽見這話,牛大爺頓覺無奈,看了看白束,見她搖頭表示不需要感謝,“嗨呀”嘆了一聲,倒也大大方方的放下了這心結,暗自決定以后再彌補回來。

    “既然如此,那我就回了,這小子交給你我放心。”

    沒有什么廢話,叮囑了牛小俊幾句,牛大爺就走了。

    本來這次來就是專程道謝的,現在事情已經辦完,他還得回村去上工。

    現在村里的產業越做越大,忙得不行,他這還是請了假來的。

    目送牛大爺離去,直到不見蹤影,碧池這才將門關上,走回來問白束如何處理這個呆呆愣愣的小子。

    “吱呀”一聲,不等碧池開口,緊閉了多日的房門突然打開,里面傳來一聲委屈巴巴的“牛小俊”。

    院里的話她都聽見了,也知道小伙伴并沒有被魔族帶走而是被姐姐暗中送回了家。

    她本該無比激動的沖出去,但開口就變成了這樣,因為現在她只想有個人能說說話。

    說一些只會同朋友說的話。

    牛小俊是她唯一的朋友了。

    白束主仆三人齊齊轉頭看向那個呆呆愣愣的小子,就見原本木頭人一樣毫無生氣的他突然“活了起來”,一個箭步沖進房間,去到少女身旁。

    白靜一看到他進來,立馬揮手將房門關掉,給她家姐姐留下了無限的遐想空間。

    “大人?”碧蓮小心的看了白束一眼,以為她會發火。

    但沒想到,她只能抬手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陽穴,低喃道:“小事、小事兒,習慣就好,習慣就好”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推薦的小說: 鄉村欲愛   鄉村女教師   師娘的誘惑   鄉村活寡   鄉村獵艷記   上神種田之后小說   上神種田之后全文閱讀  
全民捕鱼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