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鄉村小說網 > 女生小說 > 權寵天下:神醫小毒妃 > 章節正文
正文第162章:搶金礦,我全要
“對……”麗陽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身體,“她也就是比我多了個完璧之身罷了。”

    不到最后一刻,她就不會認輸。

    翌日,朝堂上氣氛怪異凝重。

    一向很少上朝的楚霽風站在前頭,引得不少官員側目。

    他們在上朝之前,已然聽說了昨晚宮中發生了大事,只是小道消息總是模棱兩可,他們只能提心吊膽,免得觸犯龍顏。

    可大臣們萬萬沒想到,啟武帝一上朝后,便讓安公公讀楚承賢的三大罪狀,貶為庶人。

    一時間,啟龍殿炸開了鍋,議論紛紛。

    定遠侯早已接到了消息,稍微能穩住,可耳邊一直響起其他人的議論聲,都在說楚承賢如何膽大妄為,忤逆不孝,他年近七十,身子骨無法承受,不禁雙腳發軟,險些暈倒在殿上。

    楚承德與定遠侯距離很近,看見他面色蒼白,臉色關切,聲音卻透著得意:“父皇,定遠侯怕是被氣到了,請父皇讓定遠侯先下去歇息吧。”

    啟武帝放眼看去,不等他說話,定遠侯強撐著精神,說道:“微臣無事,只是驚訝于二……庶人楚承賢做出如此不忠不孝之事。不過他膽敢行刺皇上,理應問斬。”

    楚承德知道他是棄車保帥,他不勝歡喜,他當然是恨不得勁敵楚承賢問斬,如此他就安心了。

    “父皇,定遠侯果然對父皇忠心耿耿!”楚承德說道,“如此深明大義,實屬難得。”

    啟武帝一聽,心里盤算起了斬了楚承賢的主意。

    他昨晚只是將楚承賢貶為庶人,就是怕定遠侯發難,如今定遠侯這么一說,倒是讓他能順著斬草除根,讓定遠侯無法再煩什么風浪。

    楚霽風并未出列,緩聲說道:“楚承賢雖犯下滔天大罪,但他始終是皇室血脈,是皇上的親骨肉,皇上如若真的要斬了他,民間怕是會有不少閑言碎語。”

    啟武帝一愣,立即收起了殺心。

    他為麗陽建造寒玉宮,已經引起了不少民憤,若他再下旨意狠心殺掉自己的兒子,天下人會怎么看他?

    恐怕從此之后,他與仁義賢明這四個字無法扯上邊吧?

    想起定遠侯剛才說的話,心里生氣了一股怒氣,幸好楚霽風提醒了他!

    “凌王說的是。”啟武帝說道,“貶為庶人,對他已經是最大的懲罰。”

    楚承德心里焦急,不想放過這絕佳機會:“父皇,?楚承賢想要行刺您,百姓只會說他不忠不義,豈敢議論父皇分毫呢?”

    啟武帝看出了他的心思,更加堅定了方才的決定,道:“朕心意已決,無須再說。三殿下年近十歲了,以后就讓他上朝聽聽政事吧,耳濡目染,總能學到一些,以后好為朕分憂。”

    眾臣聞言,心思各異。

    而楚承德已然白了臉色,沒了一個楚承賢,他父皇卻要將八歲的楚承明提上來,與他抗衡,平分秋色。

    真是他的好父皇呢。

    可楚承明生母早逝,為人愚笨不懂變通,又只是個八歲小兒,如何能跟他斗?

    下了朝,楚霽風便去了椒房殿接人。

    定遠侯也要去后宮見見甄皇后母子,加快了腳步喊住楚霽風,要與他同行。

    “我知道昨晚多虧有凌王妃在,多謝了。”定遠侯雖是道謝,卻沒有多少感激之意。

    甄家有百年根基,向來高傲自滿。

    可惜,如今青黃不接,年青一代個個紈绔,不堪重任。

    以前定遠侯就不屑與楚霽風來往,背地里還說楚霽風是劊子手,只是個莽夫。

    楚霽風不作回應,繼續往前走著。

    定遠侯暗罵楚霽風這個病秧子囂張什么,臉上扯出了笑意:“還有剛才在殿上,多謝王爺出言救下二殿下。”

    “他現在是庶人了,侯爺還是注意點吧。”楚霽風淡淡說道。

    “二殿下成了庶人,那也能從庶人再次成為二殿下,亦或是……太子。”定遠侯說話狂妄,并不避諱,“王爺若愿意與我交個朋友,把酒言歡,想必這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

    楚霽風臉上沒有一絲表情,道:“那我倒覺得,大殿下更好一些,不用花費多少心血,畢竟現在只有兩位殿下能繼承大統了。”

    定遠侯忍著怒氣,繼續勸說:“大殿下有張家扶持,以后未必會記得王爺。如果王爺愿意拉二殿下一把,我可以保證,二殿下和甄家定會記住王爺。”

    “多說無益,來點實在的吧。”楚霽風看了定遠侯一眼,“聽說你先前不久挖出了一個金礦,你愿意給我,那我們就能一起把酒言歡。”

    “你!”定遠侯瞪大眼睛,沒想到楚霽風竟然獅子開大口。

    甄家日落西山,沒多少家底,這是甄家翻身的唯一資本了!

    楚霽風習慣了威脅人,嘴角勾了勾,金色的陽光照在他的臉上,顯出了幾分凌厲:“侯爺挖出了個金礦,乃是大喜事,我待會就去稟告皇上。”

    定遠侯險些一口氣提不上來,他昨晚沒被楚承賢氣死,現在卻差點被楚霽風氣死了!

    他特意將金礦的事兒瞞著,就是怕啟武帝知道后會使手段強行搶走,現在倒好,竟被楚霽風查出來了!

    很顯然,楚霽風自己得不到金礦,也不想讓定遠侯有機會挖金。

    “五五分賬吧!”定遠侯咬牙切齒,退讓了一步。

    “我全要。”

    “三七……”定遠侯越來越沒底氣。

    “全要。”楚霽風再說。

    定遠侯臉色鐵青,不想就此將金礦拱手相讓,但隨后一想,楚霽風掌控著赤龍司,連他秘密挖出金礦的事兒都查到了,那其他各路消息必然也能查到,有時候,金子還不如消息重要呢。

    思及此,定遠侯便忍痛割金:“好,只要王爺與我們一條心,開創盛世,那金礦就送給王爺了。”

    “為表誠意,我先給侯爺一個消息。”楚霽風搶到了一個金礦,很是滿意,“不知道是誰告密,皇上知道了一眾舊臣想逼迫他立太子,所以聯合了皇貴妃設局下套,讓舊臣再無開口的機會。”

    “什么?!”定遠侯震驚無比,在空曠的宮道上喊出聲來。

    他腳步虛浮,楚霽風好心扶了他一把。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推薦的小說: 鄉村欲愛   鄉村女教師   師娘的誘惑   鄉村活寡   鄉村獵艷記   權寵天下:神醫小毒妃小說   權寵天下:神醫小毒妃全文閱讀  
全民捕鱼下载 内蒙古11选5开奖走势图下载 幸运快乐8开奖走势图 今期排列五开奖结果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北京pk拾是正规彩票吗 怎么配资炒股 分分彩平刷后二方案 湖北11选5前三直选走势图 智操盘 河北快三推荐号码 一分彩是正规的吗 陕西快乐10分玩法规则 股票分析方法分为 大发快三骗局 p62开奖结果及兑奖 华东15选5走势图浙